首页>廉政文苑>廉政文化建设>>文章浏览
廉政小说:外甥当书记了

作者:admin   来源:北宋镇侯王村 王建军    点击:
   时间:2016/11/7   
 

从老姐姐家出来,王德贵老汉一下子觉得腰板挺了起来。姐姐对他说:“你外甥为民要去你们镇上干书记了,县里昨天刚刚公布的。”

这个消息对于王德贵老汉来说无疑是爆炸性的,要知道,自己外甥干的可是书记,一把手啊!谢老蔫的儿子不过在村里干个书记,就谁也看不在眼里,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这会儿我外甥干的可是镇里的书记,要管着全镇哩,比你儿子的官大多了,看你还不服?赶明儿,我要好好地羞臊羞臊他,如果他给我递烟,我是接还是不接呢?

一路想着,不知不觉得就到了家。外甥当书记的消息应该第一时间告诉自己的老婆子。过去,因为自己没本事,王老汉没少挨老伴儿的疵。这会儿,外甥当书记了,那会给自己挣多大的面子啊!俗话不是说了吗,养活孩子随舅舅,外甥当官了,不正说明当舅舅的差不到哪里去吗!

“哎,我说啊,为民就要到咱镇上当书记了。”王老汉故意压着情绪,漫不经心地说。

“是吗!那可好了!可好了!到咱镇上当书记,可是好了哎!”老伴儿尖叫着,顾不得锅里炒着的菜,两只手使劲拍打着。

“书记!嗯,那可是一把手哩,在镇上,谁也不如他官大,他可是管着全镇呢!”王老汉的情绪被老伴一下子调动起来,他刚才还琢磨着怎么端架子呢,让老伴儿这么一叫唤,脸上也一下子涨红了起来。

“看谁还敢不在乎咱?”

“对,看谁还小看咱,咱外甥为民,可是书记啊!”

这一天,王德贵老两口是在兴奋中度过的,他们琢磨了好多事。因为外甥当书记了,万一有人也来求他们办点事,可该怎么办呢?还有,外甥当书记,自己该向村里提点啥要求呢。比如,村前那几十亩鱼塘就要到期了,能养鱼不说,光是塘坝上的地,就有十几亩,种啥啥长,村里不知多少人眼热着呢!还有小道消息说,种地是小事,据说镇里搞观光农业,提倡私人农场,还打算以那片地为中心,大搞农业开发呢。

第二天一大早,王老汉还在迷迷糊糊地睡着,就听到栅栏门外有人叫门。老伴儿耳朵尖,悄声说:“我咋听着像谢老蔫的声呢!这么早,会有啥事儿呢?就咱家,他是从来不码个脚印的,今儿咋来了呢?”

王老汉本想一骨碌起来给开门的,经老伴儿这么一说,便放下已经拿在手里的褂子,重新躺下,说:“还不是因为咱外甥当了书记?”

门外的“德贵哥”的叫声不停地传进来,力度和频率都拿捏得很到位,既不太频,又很有耐性,叫得王老汉怪舒服的。他很享受这一刻,可理智告诉他,他必须起来,因为门外站着的是自己村里的大人物——村书记的爹。

谢老蔫进门后就给王老汉递上一支烟,随后就很随意地放在了桌子上。过后,王德贵老汉很是后悔自己的表现,因为他事先想好的一切动作都没用上,尤其令老汉沮丧的是,自己怎么能俩手接过谢老蔫递过来的烟呢?如果用一只手接过来该多好。还有,谢老蔫给自己点烟的时候,自己的头也不该低的那么低,就稍微一下,多好!

谢老蔫也没多说啥,不过就是论了一下俩人的老亲关系。因为论起来,王德贵爷爷的姑姑嫁给了谢家,姑表亲,辈辈亲,是怎么也远不了的。还有,谢老蔫还提了一下村前鱼塘的事,说那可是个发财的地方,承包期就要到了,好多人争着要呢。

谢老蔫走后,王老汉吃过饭,扛起锄头就往地里走去。一路上,村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同他说着话。

“德贵大爷,听说为民哥到咱镇上干书记了,那可好了哈!”

“德贵啊,为民那孩子就是争气,打小我就看他有用,没错吧!”

“往后啊,你可跟着沾光了啊!外甥中用当了官,还能不照顾舅舅?随便给你件事做,你就吃不了的。”

“这年头,没人不好办事儿。你外甥当官了,你让他干啥他敢不听?
    “往后你有好日子过了,你那么疼他,他再不孝敬你,那不白疼他了?”

在众人的议论中,只有这句话才落到了王老汉的心里。姐夫走得早,姐姐拉扯为民上学不容易。为民考上大学那阵子,姐姐为了那一千元的学费愁坏了,是他卖掉了自家的大黄牛才把为民送到了大学。为此,老伴儿和他怄了一年的气,人们经常议论王德贵家庭地位低,不低点,能行吗?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谢老蔫前后往他家跑了十几趟,俩人还喝了两回儿酒。老蔫的儿子——村书记见了王老汉,也痛快多了,大爷大爷的喊着挺亲热,还时不时地传话说:“为民书记,我哥问你好呢!”说归说,但让王老汉闹心的是为民这孩子却始终没到家里来,这让王老汉很是闷得慌。按照王老汉的想象,如果为民坐着小汽车到他家,把小汽车停在自家门口,那该多长脸啊!

就在这几天,村里人似乎都在拿眼神盯他,这让他也很不自在。有一天晚上,邻居王树林曾神神秘秘地对他说村里早就传开了,说什么鱼塘肯定是王德贵的了别人谁也别争了又有谁能争得过他呢。谢老蔫父子在村里这么多年巴结过谁现在不是一趟趟地往王德贵家跑。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王德贵老汉坐不住了,在村子里呆着难受,他索性扛起锄头,到自家的棉花地里去。时值六月,棉花已经起足了个,密不透风,蹲在里面只一会儿,就全身湿透。王德贵越发感到心烦,就走到地头,抽起烟来。看着满地的庄稼,王德贵禁不住地想,现在的政策这么好,种啥都有补贴,还有啥不知足的呢?以前外甥在别单位也干领导,自己从来就没想过粘外甥的光,可为啥孩子到自己镇上来了,自己的想法咋就变了呢?这可好,外甥到镇上干书记了,他这个当舅舅的连外甥的面还没见呢,却想不到已经弄出了这么大动静,他不禁有些害怕了。他急切地想见外甥一面,话都想好了。他想对外甥说,你到镇上当书记,千万别有顾虑,当舅舅的日子过得好着哩,有吃有喝,睡得踏实。他还想说,自己日子虽然还不富裕,可不用求人;平日里老实巴交,也没本事替别人办事。他更想说,官身不由己,没事别到家里来,如果能为老少爷们办点实事好事,让老百姓的日子富起来,日后能让人们念叨几遍,那就更好了。想到这,王德贵老汉的眼睛忽然有些潮湿起来。

说回就回,王德贵急急地往村子里跑去。快到家门口了,却听到自己家里笑声不断。一进门,只见院子里支着三辆自行车,外甥为民正在炒菜呢?

“你们咋这样子来了呢?”王德贵四下里瞅着,“你的小汽车呢?当书记的不是都有专车吗?”

“我的好舅哎,外甥这么多年在外工作,不管啥情况,就从来没用公车干过私事。再说,现在的政策更不允许公车私用,对我这样的人来说,反而更好了。再说了,我们一家人骑着自行车走亲戚,看看你老人家,还能锻炼身体,呼吸点新鲜空气,多好!”为民笑着说。

“没惊动别人吧?村里他们不知道你过来?”

“刚才支部村委几个人过来了,我让他们都回去了。我对他们说,我走我的亲戚,老舅肯定管得起饭,就不打扰大家了。如果今后为公事到村里来,实在没办法了,我可能吃顿工作餐,也不会到舅舅您家来,扰民可不行!这,政策上也有规定。对了,我妈给你老捎了几十个鸡蛋,我没敢截留,都带来了。”

“好小子,扰民不行,扰舅舅,舅舅乐意,吃我的饭,踏实!”

“对,吃得踏实!哈——”王德贵小院里传出的是爽朗的笑声。

——

一年后,在镇里的统一协调下,村里土地流转一千亩,全部承包给外地客商。王德贵老汉除了获得租金外,每天在农场打工,年收入超2万余元。王德贵老汉打卡上班,打卡下班,成了吃工资的新农民。

 
】【关闭窗口
©中共利津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利津县监察局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鲁ICP备05019079号